2024年國內高達25所以上學校,大二必修學分20%都必須調整成全英授課,大大考驗學生的英文程度。台師大提供

20%全英語授課 如何兩年達標?
2024年國內高達25所以上學校,大二必修學分20%都必須調整成全英授課,大大考驗學生的英文程度。台師大提供

總統蔡英文喊出「2030雙語國家」政策,教育部即要求重點培育大學與學院,在2024年先達成「25-20-20」,台師大、台大、中山三所頂大如何因應,《遠見》帶你了解!
如果說,去年立院通過《國家重點領域產學合作及人才培育創新條例》,讓「半導體學院」和「國際金融學院」兩大國家隊,成為台灣未來八年最重要的兩大頂尖產業人才培訓基地,那麼,去年蔡英文總統喊出的「2030雙語國家」目標,影響更加深遠,將會改變接下來10年全台所有學生的學習現場。

2024年要先達成「25-20-20」
去年4月,教育部正式公布「大專校院學生雙語化學習計畫」,明確宣示,2030年要達成「50-50-50」的成果,到時要有6所雙語標竿大學、30個雙語標竿學院,至少50%大二學生聽說讀寫精熟程度、50%大二生和碩班生當年50%以上學分為全英語課程。

這件事不只是口號而已,去年9月,教育部「大專校院學生雙語化學習計畫」第一期補助名單正式公布,選出包含台灣大學、中山大學、成功大學及台灣師範大學四所頂大,做為重點培育學校;另外,台灣科技大學、清華大學等25校共41個學院,也成為重點培育學院。

教育部要求這些標竿大學與學院,2024年要先達成「25-20-20」,至少有25%的大二學生,英文能力在聽說讀寫達到CEFR B2以上的流利精熟等級,同時,全校至少有20%的大二學生與碩一學生,當年所修學分中的20%以上為全英語課程。

這也意味著,接下來,進入前中段班大學的學生,很快就會面臨「上課需要說英文」的情況,隨著年級增加,全英語授課的課程也會更多,徹底翻轉過去中文授課現場。

聽到這裡,很多人可能會開始內心發抖,自己的英文能力真的有辦法應對全英上課嗎?到底,未來的大學課堂會如何進行?《遠見》專訪台師大、台大、中山教務長與全英教學相關負責人,提前帶你看見未來的英文課堂現場!

台師大塑造參與式學習課堂
負責推動台師大雙語教學計畫的台師大教務長劉美慧說,很多學生擔心,「專業科目我連用中文都聽不太懂了,改成英文上不是會更聽不懂嗎?」

但她反問:「如果中文上時,就聽不太懂,那你覺得學習效果不佳,是和用哪種語言上課的有關,還是是教學模式的問題?」這番話一針見血地點破多數對全英授課的盲點:重點不是在用哪種語言,而是學校與老師,是否有辦法跟得上接下來的教學趨勢?

「全英授課絕對不是把學生變成翻譯機,聽到英文立刻在腦中翻譯成中文,而是讓師生透過不同的學習模式,把英文用在學習中,」劉美慧說,在台師大,接下來將以「互動式教學」和「外籍生混班」模式,創造「英文說出口」的情境,讓學生一步一步漸進式地進入全英授課環境。

劉美慧在電腦上播出自己班級上課的影片,並非傳統印象中,老師一個人在台上念課文,學生在台下翻原文書,而是透過內容預習、老師引導講解,然後再由小組討論、分組發表,老師和同學交叉提問,在課堂上塑造大量「必須開口說」的情境。

此外,台師大由於有為數眾多的外籍生,劉美慧也會特地透過編班方式,讓台灣學生與外籍生共班,並透過各種團體討論和上台報告,創造互動。劉美慧觀察,學生面對都是本地生,還是會有忍不住說中文的慾望,然而,團隊中有外籍生,大家只好開口說英文,一旦習慣,就會成為自然。

「這是任務導向的課程設計,」劉美慧解釋,其實,以國立大學的學生程度,多數英文都不會太差,只是過去的學習偏重讀寫考試,既不敢講、也不習慣聽,才會覺得全英文授課困難重重。

「雙語教學的目的,還是要讓學生學習專業課程,英文只是一種副學習,不能妨礙到專業課程的學習,」所以,與其強調英文的用字、文法,更重要的是溝通能力,劉美慧從去年第二學期的觀察,學生或許一開始有點膽怯,但其實只要突破「怕說錯」的心防,在活潑的專題任務下,開口意願其實並不低,學習效果也很滿意,「從老師開始改變教法,讓學生有更多機會開口,當學生發現英文不夠完美也能有效溝通、學習,就不會抗拒。」

打造「讀台大等於出國格局」
「雙語教學在台大,不是怎麼努力去達成目標,而是一定會成功,」台大教務長丁詩同的自信並非沒有根據,因為台大內部資料統計,1/5入學新生可以免修大一英文,表示這些學生的英文程度,幾乎就等於第二母語一樣流利,「換句話說,不用等到2024,現在台大就做得到25-20-20的教育部要求。」

有這樣的條件,丁詩同說,台大將給自己更高的標準。第一個目標,就是推動讓學生出國,直接沉浸在全英文的環境中,不只20%的課堂,而是全天都在全英文環境中。作法,就是進一步推高交換學生人數。

丁詩同指出,台大每年大約有1300個交換學生的名額,但如今只有大約800~900人交換出國,如果未來可以做到1300個名額都出國,比照目前台大一年3800位新生,「等於台大每年都有1/3的學生出國了」。這也是台大對自身全英授課的期許,讓1/3~1/4的學生,都變成100%的全英學習。

台大教務長丁詩同表示,台大透過提高交換生人數和每學院都有全英課程,讓學生來台大就等於出國。張智傑攝圖/台大教務長丁詩同表示,台大透過提高交換生人數和每學院都有全英課程,讓學生來台大就等於出國。張智傑攝

對其他2/3沒有出國交換的學生,台大推動每個學院都要有完整全英學程。從去年至今,已經有兩個學院開出完整課程,換句話說,一位學生如果立志畢業後要直接進入外商,希望大一到大四所有本系課程都可以選擇外語上課,是做得到的。

「據我所知,台大確實有這樣自我期許的學生,而學校的責任,就是開出對應的課程,」丁詩同說,讓學生如果要學習本科專業課程,可以完全都像出國一樣,全部英文上課,這就像讓學生不出國,但也出國一樣。

「在台大,你可以選擇直接出國、也可以選擇在國內類出國,都能找到全英文學習的機會,」丁詩同說,當學生本身就有良好的語言能力基礎,廣開大門,才能給學生最多的全英授課選擇。

中山整合大一英文,重塑英文通識
「雙語學習不應只是為了符合教育部KPI要求,而是讓學生可以順利進行國際移動,當知道真正的辦學目標,才會設定出真正有效的教學計畫,」中山大學教務長林伯樵說,雙語教學要推動,重點是讓學生對雙語學習為自己帶來的幫助有願景,「當學生體認到,這些學習資源不是負擔,而是機會,就會產生願意自我挑戰的勇氣,對於英語授課,也就不會覺得是被迫負擔。」

而作法,中山大學全英語卓越教學中心執行長李香蘭分享,主要從「整合大一英文」「重塑英文通識」切入,讓學生可以透過較容易的入門方式,去接納英文存在於日常中情境。

第一個作法,是將原本由外文系負責開課的大一英文,轉由全英語卓越教學中心負責規劃。過去數十年都在美國教書的李香蘭,第一件事,就是換掉原本的教科書、重寫全部教案,讓大一課程的內容,直接對接教育部採用的歐美語言學習能力框架CEFR(The Common European Framework of Reference for Languages)。

李香蘭說,接軌教育部採用的國際語言學習標準,最重要的理由,就是可以透過這樣的框架與指標,去確認該提供不同程度的學生,哪些難度的學習內容,該採用什麼樣的課程設計,更重要的,也會擁有一套明確可依據的學習成效評鑑基準,去衡量老師授課的品質、學生學習的狀況。

「語言教學本身就是一門專業,不是同樣的教材,以前用中文說,現在改成英文說,就是全英授課,」李香蘭以自身多年的語言教學專業,監督中山的大一英文課程改造,除了期初的教案規劃,期中還有檢核,期末還要寫報告。

針對聽說讀寫四大能力,對應到CEFR下,學生在課堂有哪些類型的活動可以規劃,例如議題設計、團隊討論、簡報製作、活動表演,課程上,也從基礎課程,一路開到高級寫作、英文簡報、觀光英語,「讓不同程度的學生,可以找到適合的英文課內容;讓所有的學習,都可以被評鑑,才能累積未來更好的改善之道。」

在同樣的思惟下,中山大學全英語卓越教學中心帶領老師,重新編寫教材與教案,去年就開出20多堂英文通識,讓學生在以英文學習主要目的的大一英文外,有機會體驗如何用英文學習其他領域的專業。

此外,全英語卓越教學中心還在中山大學西灣學院大樓的活動空間,開闢固定的英文交流活動,例如,中午時段的English Table,李香蘭訂定討論主題,有興趣的學生可帶著便當前來,大家一邊吃一邊聊天,老師或助教適時引導討論,讓討論氣氛輕鬆,但又不會淪為散沙,創造有效的學習情境。

又或者,李香蘭運用自身人脈,邀請在台的外籍YouTuber來開見面會與分享會,大家可透過文化交流的模式,例如YouTuber們在聖誕節期間設計節慶活動,大家同樂之餘,也分享歐美年節習俗與生活文化,讓英文從課程進一步成為有趣的生活情境。

「讓學生有自主動力和意願,是中山對全英授課的目標,」林伯樵說,全英教學不是為了讓學生來中山的目標就是出國,而是透過環境的經營,去創造學習動機。目前,中山包括電機、化學等三個系所,已經開出全英專班,今年還會有物理、應數、海資等學系開出,目標2030時,全校22個學系,都能有至少一個全英學位學程班。

「透過多元語言的刺激,讓所有師生在面對國際交流的機會時,都能不退卻,幫自己增加更多國際視野與選擇機會,」林伯樵說,全英授課或許有挑戰,但當自我動機清晰,學生也就不會畏懼。

原文https://www.gvm.com.tw/article/87233